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数学的天空

水本无华,相荡乃生涟漪;石本无火,相撞乃发灵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作文教学反思与重构  

2009-04-15 14:26:53|  分类: 跨学科探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8年《人民教育》第5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文教学反思与重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五年级组提供

[编者按]近十年来,语文教育屡遭诟病,其中的重要靶子就是作文教学。
古往今来,从来都是打破一个旧世界容易,建立一个新世界难。
伴随着批判和反思的,是语文教育者步履艰难的重建。
即使到今天,致力于彻底改革课程体系和教学体系的新课程,也未能使作文教学摆脱十年甚至二十年前就深恶痛绝的弊病。
但是,我们可以逐渐地从这些教育跋涉者们身上看到思想的曙光,看到行动的种子,看到智慧的火把。
本刊从本期起将陆续刊登系列文章,分别探讨中、小学作文教学改革的实践道路,希望能引起读者的关注,也欢迎各方观点和改革路向的加入。

作文教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

王栋生

语文教师都有这样的经历,每次布置作文,学生很少有喜形于色的;而谈到作文教学,教师则常忧心忡忡。前辈教师叹息说,没想到现在的学生竟然不喜欢写作;作家则说,没想到现在的高中生写出的文章如此难看……
既然叫“写作教学”,学生作文写不好,教师难辞其咎。事实是,很多写作者自述,能把文章写好,往往不是老师教出来的,而是通过多读书,自己悟出来的,练出来的。教师只能适当地指导大概写法,更多的是要靠学生体悟、实践。但为了提高学生写作素养,我们必须了解作文教学的现状,多方面寻找原因。

作文教学的困境

作文教学究竟存在什么问题?首先是大部分学生没有感受到写作的愉快,他们的阅读量很小,写作基础较差;其次是应试作文模式过早地影响了正常的写作教学,使他们的写作变得功利并趋于程式化;其三是课堂写作缺乏有效指导,陈旧的教学观念阻滞了学生的思维,学生没有把写作作为一种有价值的思维活动。
高中教师都有这样的感觉,现在的学生读文学作品很少,能读一些经典名著在他们是很奢侈的事(一些学校目光短浅,全力瞄准高考,竟然连语文教科书的配套读本也不为学生订),学生的文学阅读量持续下降,质量也不高。这种状况困扰着语文教学,但一直没有引起全社会的注意。近年,《语文课程标准》和一些省区的《考试说明》开列出学生阅读经典名著的篇目,出发点很好,但在应试教育风潮中,又得收获“跳蚤”。我在某省和教师座谈时,有教师提出:高考要考十部(篇)小说,学生负担太重,没时间读;专家们能不能编些教辅,让学生多做做题,不要再让学生去读原著了。——高中语文教师竟然说这样的话,可见,在疯狂的应试之风中,教师的专业意识低到何等程度,思想混乱到何种程度!教师如此,学生怎么可能有正确的阅读、写作的态度?
学生的生活积累较差,没有“底子”。为对付考试,城市学生终日重复家庭与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,农村高中则多为封闭式,两个星期甚至一个月放一次假,学生接触社会的机会极少。城市部分高中生上学要家长接送,农村学生不参加劳动,竟然都成了正常现象。我的学生读到高三,每写社会生活就写公共汽车;虽然车厢也是社会,但18岁的学生视野如此狭窄,很不正常。2007年江苏省高考作文阅卷,有份试卷引起争议,这名考生写高考前帮助家里收麦子的事,文章公开后,绝大多数教师和学生都认为“不真实”、“不可能”。
实际上,写作也是一种美育。如果学生在生活中没有对美的追求,他有什么必要写作?对青少年来说,写作应当是一件快乐的事,因为可以通过写作展现自己的心灵;写作是一种创造,可以让思想自由地飞翔,学生思维的深度和广度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质的提高。在基础教育阶段,培养学生的想象力比让他们获得知识更为重要,如果学生的想象力不如教师,那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;可是如果学生畏惧写作,就无法获得写作的技能,他也就注定不可能获得想象力和创造力。
     
学生畏惧写作有社会原因

任何困扰语文教育的问题,除了教学法及学科本身的因素,往往有其社会原因。中国人对成功的写作是抱有敬意的,做一个作家,也曾长期成为许多少年的梦想。然而一旦论及个人写作,绝大部分学生往往淡然甚或畏惧。这种现象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。长期的文化专制,阻滞了人的思想发展。人在社会生活中不敢展现个性,缺乏自由的想象,丧失了自由表达的欲望,也缺乏自由表达的激情;有的只是专制社会奴性文化的特征:沉默无言,隐忍顺从……而经过几千年的熏染,已经不再以此为耻辱。在当今中国,个人写作仍然被当作一件必须谨慎对待的事。很多教师在批改作文时,仍然非常重视学生的“思想情绪”,什么可以写,什么不能写,都要告诫再三。学生不过是学习写作,教师本当积极地开启他的思维,拓宽他的视野,让丰富的生活聚集到他的笔下,让他的思想自由地飞翔,让他敢想敢写敢歌敢哭,要他做一个真诚的人,用自己的笔写出自己的心灵世界……可是,很多教师却是不由自主地以一番苦心去设置重重禁区,用种种束缚扼制他们的思维:这种事“没有意义”,不必写;那种题材“敏感”,不准写;这种表达方式有点消极,要来点“亮色”;那种话“太直率”,要“绕一绕”……我们就这样殚精竭虑地让学生披枷戴锁,然后哀叹作文教学“少慢差费”,这实在是南辕北辙。
学生在课堂学习写作,也通过社会各种渠道接受有关写作的信息。可是,在学习写作的起始阶段,社会并没有为他们提供丰富多彩的有价值的写作范式。本来,学生的阅读量就已经持续下降。他们总会找些他们想读的书,可是他们读些什么呢?某次作文大赛结束,有评委点评一篇获奖作文,每当他读到认为有点意思的句子,场上成群的学生便齐声大呼:“郭——敬——明!郭——敬——明!”原来该生的很多语句来自郭敬明的小说。郭敬明的作品能吸引如此之多的学生,令在场的知名作家和资深教师大为惊讶。我想,并非是郭敬明的作品有多高的成就,只能说明学生的阅读视野跟着媒体炒家转,只能说明社会为他们提供的写作范式单一狭窄。现在的报纸既多又便宜,青年为什么不喜欢看报纸?新闻语言是能影响学生的社会语言之一,可是如果学生学那种新闻八股,有谁能受得了?在一些学校也可以看到,凡是校方印行的材料,都是一种范式,文辞浮华,空洞无物;教师的工作小结,多是一个套路,连语句也如出一辙。学生写作缺乏个性,也在于他是在没有个性的环境中长成的。长久地接触没有个性的文化,长久地接触低俗文化,不要指望他能写出有个性有魅力的文章。
基础教育阶段,要培养的是基本能力。现今的中小学教学往往没有把写作当作基本能力去认识,总是提出过高的要求。其实,不止是中小学生怕写作,教师也怕,社会对写作都有一种恐惧。社会常常把写作当成一件大事(任何级别的单位都有所谓的“笔杆子”),却没有把它作为现代社会中人的基本生存能力。这种现象很值得研究。

我们的写作观需要反思

反思时下的作文教学,有些失误体现的显然是观念偏差。
首先在于没有注意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。学生在写作中看不到自己的进步,得不到教师的鼓励,最是一件无趣的事。语文写作和理科解题不太一样,一般而言,只有好与不太好之分,未必有对错之别。理科解题,学生更多的是依据规律,正确地思考、推理;写作,需要形象思维,要有创造的想象,要有表达的技巧,重在“逐步提高”。起始阶段的写作,学生往往不知道“高”在何处,写得不多,难有成就感,久而为难,得不到鼓励,最终疲于应付,倦于无趣。看到学生苦于写不出一篇几百字的文章,一逢作文,便如坐针毡,教师也会很焦急。然而为什么把要求定得那么高呢?为什么不先培养学生写作的兴趣呢?在日常教学中,教师要了解学生的实际能力,要注意每个学生不同的起点,未必要用统一的标准去评价。比如作文批改,能肯定的地方应当尽量肯定:整篇好自不待说,只有一段好,就把好处说透,让他印象深刻;如果只有一句好,就称赞这句话写得精彩高明;实在乏善可陈,还可以说这回书写端正,还可以说这回作文速度比以前快……总之,多多表扬,特别是在低年级(包括小学低年级),先要让学生敢写。学生作文即使不合要求,但总还能从写作中得到一些快乐,总能看到自己的写作有些价值,时间长了,他也会逐渐悟出些写作的道理。
其次是要让学生真实地表达自我。为什么一些学生作文缺乏真情实感,充斥那么多假话大话和空话?这中间既有社会原因,也有教师写作观的问题。作文教学本当引导学生关注生活,关注身边的人和事,关注自我心灵世界。人在日常生活中,有丰富的精神活动,思想火花迸放出的绚烂,使人的生活有了理想和激情,使人能体会到自己的存在和尊严。人究竟为什么写作?因为感受到生活的多彩,因为感受到真善美,因为思想而有了灵魂苦痛和幸福……因此,有个人的思想,有个人的人生感悟,有独特的生命体验,作文才有价值。有经验的教师在指导小学生作文时,往往只说“先把你想的事情写出来”,这正是了解少年儿童思维特点的因势利导。心灵世界丰富、热爱并关注生活的人,能在看似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美与快乐,发现哲理与幸福。那些假话连篇、无病呻吟的作文,既是对读者的一种折磨,也是一种自我欺骗,更可怕的是使人丧失尊严。鼓励学生在作文中说真话,做真人,是写作教学应当承担的任务。
同时,教师要引导学生关注生活,把写作能力运用于生活实践,不能热衷于让学生讲经论道。写作教学脱离现实的现象在当今特别突出。我们不妨看看学生在教师的指导训练下做些什么文章。以议论文写作为例,他们既能证明“逆境成才”,也能证明“顺境成才”;既能说“知足常乐”,也能辩“不知足常乐”;能配合形势说“勤奋出天才”,也能与时俱进说“创新与成才”;他们还能论“和谐社会”,论“科学发展观”……高谈阔论,滔滔不绝,可他们就是不能、不会(或不愿)分析身边的事,剖析自己的生活!而写作教学一旦注意和现实生活结合,学生就能认识到写作的价值,他们的写作热情会得到激发。有一年,学生对食堂饭菜质量不满,纷纷走出校门买个体摊贩的盒饭,食堂就餐人数明显减少。校方通知,禁止学生外出就餐。有几位同学在随笔中质疑校方的做法。他们指出,校方这一措施本末倒置,“忽视学生的个人权利”;食堂没办好,根子在学校不重视;校方认为社会供餐无卫生保证,却没有依据;食堂饭菜质量差,服务态度不好;校领导和教师不带头到食堂就餐……这些分析有理有据。此后校方听取学生意见,允许学生自由选择用餐。学生有辨析世事的欲望,也会有相应的能力,当他们的写作开始注意过程与方法时,他们首先想要剖析的是自我和身边的人与事。语文教育应当让一个人学会尊重并运用自己的表达权,也即言说的权利;学而无用,教育教学也就没有价值。很多教师在这一问题上认识尚不到位。思想的束缚也让一些教师的作文评价“不知好歹”,他们的评价尺度直接妨碍了学生自由表达的愿望。
不久前,应邀担任学生读书演讲比赛的评委,看到演讲的中小学生一个个满嘴假话大话空话,热衷于神态表演,非常失望。赛前,看到教师在赛场外辅导小学生做各种动作和表情,深切感到“有什么样的老师,就有什么样的学生”,说得有道理。问题的症结也许就在这里。

应试作文横行课堂

目前中学作文教学“应试”倾向比较严重,教师过早地按应试作文路数来教写作,这也是作文教学低效的原因之一。受高考作文的影响,“应试八股”成了金科玉律,已经开始影响低年级作文教学。有高考作文阅卷经历的教师都知道,高考作文评分受各种条件限制,具体操作和正常的教学有相悖之处。一般而言,应试作文难不住写作能力强的学生,可是写作能力不强的学生往往也能蒙混过关。这就挫伤了一批教师的教学自信,让一些学校的写作教学名存实亡。有些学校能整学期不要学生写作文,只读“高考佳作”,或只让学生背范文,反正到时混个“切入分”就行了。有避难就易心理的学生也就逐渐丧失了学写作的积极性。我曾多年担任高考作文阅卷复查工作,了解阅卷的全部程序,了解阅卷教师的工作强度和心理状态,因而可能更清楚应当如何对付高考作文。写作能力一般的学生,只要会“临阵磨枪”,注意一些基本问题,即使基础差,突击一下,也能拿到基本分。——他缺乏基本功,却能拿到“基本分”,这岂不是笑话吗?这正是当今写作教学的尴尬。许多教师都经历过这样的尴尬:在高考中,写作能力强的学生未必有明显优势,而写作能力差的学生也未必会吃到苦头;有时甚至成绩倒挂。而对写作教学的评价,往往又以高考作文成绩为唯一标准,这就造成教师的写作教学逐渐“走形”。
内行都知道,所谓“高考作文佳作”,未必是好文章,也不宜作为学习写作的范例。但铺天盖地的教辅书却以所谓“满分作文”把学生诱入歧途,其势愈演愈烈,在某些原本比较严肃的专业杂志上,也常能看到刊登的“高考满分作文欣赏”,这些也干扰了写作教学。媒体为“吸引眼球”而炒作,教师为学生应试传授“临阵磨枪”,学生为高考得高分而琢磨“野路子”,真正意义上的写作教学反而没有人关注了。
其实,多年以来,高考作文评卷的客观性一直遭到怀疑。关于这一点,我在《高考作文阅卷手记》(刊于2002年4月25日《南方周末》)一文中比较具体地介绍过,据说也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,但情况没有根本性的好转。
当然,对学生而言,高考很重要;然而高考作文是在一种特殊状态下评价的,有些“得分经验”对高考写作有一定的作用,但不过是旁门左道,绝非文章正途。例如,目前高中生作文流行的“文化大散文”,就是时尚阅读与应试作文融合的怪胎,高考或作文大赛中总有成批的学生效仿,一度屡屡得手,遂成时尚。所谓“文化散文”,无非是这样一种表现形式:来点历史文化知识,掺些文学想象,能和题目靠得上、挂得拢,加上几段漂亮话以显示积极修辞意识……于是上下五千年,东西南北中,天马行空,纵横驰骋,一显“大气”,二见“高度”,目的则是要“抢眼”,得高分。这些文章内容往往大而不当,空空无物,品质芜杂,经不起细看(有专家讥之为“口红作文”)。几年前,用这种方法,一些学生在作文竞赛和高考中得过些便宜。客观地说,有些同学视野开阔,读书积累丰厚,有感而发,在立意和表达上确有独特之处;可是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不具备这种学养,却经教师“点拨”,群起效仿。须知这一“捷径”成了套路,早已过时,也不可能有创新。高考作文套路颇有几种。又如连缀堆砌古诗文,辞藻华丽,看似大气,其实苍白无物,形式单调,一篇之中,没有几句是自己的话,仿佛这样才见风雅。以近几年考试作文为例,有些同学被告知,只要脑袋灵活,学上一句话也可以“通吃”。比如,开头只要会说一句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”就能“启发”学生敷衍成文,简便易学。请看如何“变通”:
2004年江苏省的高考作文题是“山的沉稳,水的灵动”,他写道: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他的爱国之情,像山一样沉稳……他的文思,像水一样灵动……”
2005年江苏省的高考作文题是“凤头、猪肚、豹尾与人生的关系”,他写道: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‘帝高阳之苗裔兮’,他的出生正是这样一种‘凤头’……当他举身赴汨罗江时,他画出了人生的‘豹尾’……”
2006年江苏省的高考作文题是“人与路”,这就更好办了,他写道:“屈原向我们走来,他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呢?……”
2007年江苏省的高考作文题是“怀想天空”,他写道: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……他仰望着楚国的天空……”下面仍然用老一套……
——教师就这样教学生“以不变应万变”,高考混个四五十分也许不成问题;教师以一句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”也可能轻松地混上几年。可是,难道这就是写作教学的“创新”?学生从此凭一句“屈原向我们走来”走上社会?这就是他从学校获得的“写作能力”?
盲目地模仿这类应试作文,以不变应万变,也让一些学生反应迟钝,丧失了自己的思考能力。江苏有一次作文大赛,以“禁止鸣笛”的交通标志图案为题,竟有多位高三学生从秦始皇一直写到林则徐,与“禁止鸣笛”标志根本搭不上。另一题是“陌生人,你好!”——命题思路是想引导学生关注社会,关注人,岂知有些学生根本不管,照样从秦始皇一路说到林则徐,个个套上个“陌生人”,并向他们“问好”……可见此法已经泛滥成灾。这类远离生活的文章几乎可以不动脑筋,它无法体现作者的思考价值。
鼓励学生多读经典作品,在生活中注意积累,加强写作技巧的指导,和高考作文保持适当的距离,是提高写作教学效率的正途。

教师自身的写作如何?

对阅读教学,一般教师并不感到有多难(至少手上有一本教参和“参考答案”),相对而言,在写作教学上,办法不太多。
教师抱怨学生不爱写,抱怨学生作文水平难提高,那么,教师自身的写作状况如何,教师本人一年写多少“作文”,每问及此,许多同行避而不谈,也不愿就这个问题反思。由于应试教育等方面的问题,当今教师读书少,令人担忧;而语文教师不写作,怕动笔,却没有引起广泛的关注。教师自己不写作,缺乏写作体验,却能批改学生的作文,甚至敢于“指导”,实在有点不可思议。教师不写作,可能是作文教学低效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写作是个人体验很强的实践活动,一个经常写作的教师才有可能熟悉学生的写作过程。怎样审题立意,怎样选择材料,怎样构思,怎样写得有些波澜,怎样分解论点,怎样才能引起读者的关注,怎样才能让别人喜欢自己的文章,教师敢不敢就自己出的作文题也写上一篇,能不能就一道作文题说出五种以上的构思,教师会不会就一个话题写出三种不同文体的文章,等等,只有具备个人的切身体验,教师的指导才会令学生信服,才有效果。近年看到一些爱写作的青年教师的文章,觉得他们虽然现在缺乏教学经验,但以后一定能成为优秀的教师,因为他富有想象力,有表达的激情,这就意味着他具有超于一般的创造意识和沟通能力。
相当一部分教师仍然不懂写作的本质。写作是生命的活动,是思想者的活动,是创造,而不仅仅是“基本功”。更何况即使教基本功,也需要遵循学生的认知规律,也需要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,尊重学生的写作个性。教师对学生在写作学习中遇到的问题要有正确的判断,他的教学方法应当显示出创造者的智慧;教师缺乏创新精神,他的学生也很难有创造性的思维活动。
总而言之,只要教师善于动脑筋,便会有用不尽的方法激发学生的写作激情,让学生的写作获得持续的发展。——全国有一百多万名语文教师,办法多得是。
重要的在于能否想到:每一位学生都有可能成为诗人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